作为湖南省的895高校之一,湖南大学曾经作为湖南省第一高校而洋洋得意,而近些年来,中南、师大的崛起,科大、林大以及长理的奋起,湖大在“百年名校,千年学府”的自娱自乐中纸醉金迷,不能觉醒。
  2014年刚过,湖大研究生院就被爆出通过教育部政策的漏洞,使17名身份特殊的高干子弟进入到了2013级硕士队伍中。对我这种外校的考生来说,本身就没有太大的情感,而且再加上之前的一些事件,早就把湖大看贱了。但是对于一些土著,他们的情感是难以承受的,一方面他们对学校的这种行为深恶痛绝,和别人一样痛斥这种做法;另一方面,又为了自己或者学校的面子,说着高校之中肯定不是特例,大家都这样,学校管理层也是被施压等等来寻求自我安慰和自我麻醉。
  不管怎样,通过将教育腐败、政治腐烂这么恶劣的事件转换成把关不严这种不痛不痒的事件,然后解除几个人的公职,再口头批评几句,这事情就了了,这也算是湖南大学百年来的积淀吧,再加上如果动湖大必然牵扯教育、政治等领域,习近平即使在强权,也不敢自己找硬骨头啃,毕竟都是自己帮派的同志。而那些徐、周、薄谷之类,非我帮派成员,再硬的骨头也得嚼碎了。
  如果一个企业招聘来了两个人,都是985、211出身的学生,一个是普普通通的品优学生,一个是高干子弟,怎么选?
  当然,这个假设也是不成立的,高干子弟怎么会去招聘?在他们毕业之前,路都已经铺好了,根本不需要去找出路。当然,我们的讨论就是要基于这样的假设和安排。
  企业的招聘者必然会迟疑或者犹豫。那么,对于一个企业,什么是最重要的?
  犹豫,就是最好的答案。
  一个企业,上至国企跨国,下至寻常作坊,利益,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民生、环保、商业道德等等都只是利益下的派生品,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
  那么,我们就得出了结论:企业不在乎招到的人是什么身份,是什么背景,它们在乎的是,这些被招聘而来的人,普通的人能否给他带来超值的产业价值,高干子弟能能否给他引来潜在的商业关系。而这些,两个字:利益。
  再去看这件事本身,从性质上来说,是完全错误的。从结果上来说,是避重就轻的。从媒体反映来说,是肤浅无知的。追根、揪源,这才是当前需要做的。这件事情,真正引起社会反响的,不是17个佛跳墙的高干子弟,而是他们的父母,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没有人能管的起,没有媒体敢追得起,没有官员敢说得起的地方。

标签: 湖南大学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