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会有这个命题呢,是因为现在的各种文件和通知越来越倾向于这两种极端。在最终从事服务工作的人员身上产生了莫大的工作压力和违法违纪的莫名成本。下面就某一个层面进行探讨。


矛盾1:抓与放的问题

  房地产!这个行业牵扯着无数国人的心,包括我在内,谈起这个无不义愤填膺,对政府的无为、不作为和乱作为深恶痛绝。最近的一次便是去年所谓的“去库存”!但是,我这里要讲的,不是房价(我反正买不起,说了有毛线用~),而是关于工程质量的监督管理工作。
  一般而言,房地产项目最终产物是房产,从经济学(说这个会显得高端)角度上来看也不错是一般商品,当然,我们是抛弃了它的个性内容尤其是不可逆的制造过程。
  对于商品的制造和监管,为了进一步简政放权,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重在生产结果的质量把控,当然,如果要官方一点还是会有人跳出来说“不是的啦,我们对生产过程也是严格要求的”之类的话,但是从实际可操作的手段上来说,的确是对最终产物进行基本的质量安全要求。往往对一个商品质量好坏,是通过消费者的反馈(说白了就是投诉和矛盾)来评判的。那么,问题来了:“商品房要不要完全放开生产过程监督,取消对建筑施工过程的质量监督管理?”
  按照越发不明确的国务院文件和意图,应该是要放开的,主要是放开民间资本涉猎的房地产内容,而对于具有政府投资和公益性质的工程要进一步加强监督管理。那就是说,以后如果买了房子,出了漏水等各种质量问题,请出门左转找消协?我作为一个微小的人物无意去揣摩顶层设计人员的意图,但是这种事后监督的手段能否炮制到建设领域值得商榷。
  一方面,如果全面放开,有利于建设领域各单位放开手脚,不在拘束于招投标和备案等政府要求,直接发包和安排。当然,暂时性的这与《建筑法》是相违背的。在我上一篇关于“施工许可”的文章中,其中招投标情况说明将不再是强制性要求,而是地产公司自行安排;
  但另一方面,单纯的市场经济,这是经济学家所崇尚的自由市场经济,必然存在着浪费和推倒重来,当然经济学家可以堂而皇之地说这是正常情况,但是,遇到具体情况,你买的房子说质量不合格,给你拆了退你房款,你愿意么?尤其是现在这个房价飞涨的时代。完全的放开,可能带来不具有施工能力的班组进场施工,不要跟我说什么自由竞争,适者生存,在不同经济环境下,我们不能够以同一种眼光看待事物的存在。房地产开发商在抛开招投标之后,便可以不受约束的发包,低价中标的规则只会进一步加重,不良竞争也是潜在的行进方向,甚至整体的行进方向就是不良。
  so,到底应不应该放开?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实践的年代,可能政府后续会有试点呢~但是,有失败的试点案例么……

矛盾2:法律与政策的问题

  对于基层执法服务人员来说,现在还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政府政令和法律法规相冲突的问题。
  比如:在某市某领导会议要求:将招商作为一号工程,招商项目落地如果为审批等原因不能按时落地的进行问责。
  当然,可能说领导本意是好的,但是在执行时确存在着较大的问题:招商局一般只负责前置招商,意思就是承诺别人一堆东西,可能根本就实现不了。但是这将是后面具体接手负责部门的痛点。
  随着城市扩张,其实任何一个招商项目,面临的落地问题,不是税收减免能否到位,也不是政府财政补贴能否发放,更不是环境污染是否存在的问题,而是土地本身!!!
  由于国务院确立了基本农田保障制度,在农田面积上,例如所在的某市,一年仅具有5000亩的改规指标,这对于一个以招商为一号工程的地区是远远不够的。由于土地问题,同时也伴随着征地拆迁以及部门地区农民集中上访、临时突击造林造坟等问题。说白了,法律和政策之间最大的矛盾,不是谁不作为,而是都不敢乱作为的问题。

  其实对我来说,这两个问题都与我无关,抛出来主要是因为我们国家的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往前往后都会有多多少少的问题,往往是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又出现了N个新问题,汇聚成一个新的大问题。从这个方面讲,政府在各种决策部署中应当更为成熟老练,更要具有针对性和时代性。如果能够解决这些莫名的问题,经济发展就可以突破原有的枷锁,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