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的春天出奇的冷漠,在风吹云息的日子里,日光也恰似稀奇,当百日的钟声隆然而至,风残云动变成了主题,在今春的雪花中,折射出一种心里的暖意,当恣肆的雪花融在冷湿的灰色水泥地上,一丝青霭似有似无的在飘荡的池塘,耳边尽是雪花的哭泣和埋怨.哀伤。
  还有它们坠地时的痛呼,撕心裂肺的叫嚷,满天是那灰蒙蒙的一片。
  没有温度。
  当花儿在美丽的春色里哭泣,我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话,我只是沉默,直到永远!!!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