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凌晨了,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应该算是今天,早上八点半就得开始英语考试了,所以应该在一点之前肯定就睡觉了。写这篇日志有三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想写这篇日志,第二个目的是顺便把上一个日志权限释放了,第三个目的已经忘记了。
现在想想,好久都没有这么晚熬夜了,只有在上个学期的时候,晚上还会一直呆到凌晨两点多,然后上床睡觉,这个学期自己似乎变得规律起来,然后也开始睡的很早了。大一的时候,自己也是经常熬夜的,那个时候,更多的时候是因为无事可做,甚至只是无聊的想把电脑电池的电量耗费完。然后,大二到了,课程多了起来,想法也多了起来,变开始有目的的熬夜了,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开始熬夜,然后也熬完了大学的第二个年头。
第一个目的,想写这篇日志。因为自己开始消极了,一直都是这样,只有当我消极的时候,而且我确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真正理解我的时候,我开始写日志,然后过了一天,我回头看看那日志,然后现在这个不理解我的时候又多了一个人。有些时候就是毫无理由的消极,想不开,或者其他。生活中的事情很多,然后每天的遭遇都不尽相同。其实自己还是有一些很奇怪的事情的,有些时候发生的事情,在很早之前的梦中,早已经出现过,这些事情的开始和结局,这些事情的原因和理由,都惊人的巧合。或者说,是在梦中的遭遇告诉我未来,但是我只有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才意识到,它真的发生了。
发现,其实自己也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其实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说自己很重要,自己一直都承认自己很平凡。但是自己还是会在内心的某个地方自私的想,或许自己在某些人心中,很重要。然后,发现其实这些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任何人都有可能和另外一个人相识相知,所以就像任何事物的存在消亡过程一样,然后错过遗忘。曾经想,自己到底是属于更感性些,还是更理性些,最终还是没有弄明白,其实我现在还是不明白。但是我知道自己应该理性些了,虽然弄不清自己是什么状态,但是至少知道我应该是哪种状态了。意识形态的物的存在,过多的影响了生活,而客观形态的物却被遗忘在某一个地方。其实,换句话说,就叫做任性。
自己长大了么,其实好像还没有。自己还没有学会好多东西,比如说掩饰。没有学会,其实就是想说自己在这个上面跌了好多跟头。掩饰这东西不是撒谎,而是一种自我保护,有些时候形于色未必是一件好事。其实算起来,自己虚度了这么多年头,自己学到的,是众多科学中的一种,而最基本的人生道理,自己却还是懵懵懂懂。暂且叫做书呆子吧。
大学已然过去一半了,理应当我会在七月六号写一篇积极的向上的大学中期宣言,大概到时候会写吧。而今粗略的总结大学生活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不过是转眼即逝的岁月,充斥着人和人交易的气息和人和物交易的味道。大学了,然后就要毕业了。现在想想到时候自己的大四,自己还是选择一个人走,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走,或许,这样更好,至少我不会在恋恋不舍中失去依依不舍的感觉。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应当从榆中这个地方,准备向兰州出发了,还是静静地走比较好,本来两年前我来的时候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属于我,我就也应当向当年来的一样离开,不带走一个人的思念,留下所有属于这个地方的物。
明年大三了,算是匆匆忙忙走完大学的路,然后准备走向另外的一个岸,寻找自己的路。2013年6月,就像2009年的那个9月,我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在这里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做过停留,然后,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在自己走的时候,自己或许也会庸俗地伤感,也会庸俗地拍照留念,也会庸俗地扔东西,也会庸俗地喝个大醉……一个轮回,也是我和人生的一笔交易,只不过我注定不会赢。一个人懒散惯了,便会回到自己的围城,继续着自己呆傻蠢笨的日子……
接近凌晨一点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自己甚至都有些呆了,然后也是该选择如何结尾了。一个好的结尾,必然注定这我在最终是怎么想的,准备怎么做的,这也是我以前所有日志的结尾。然后,这次没有结尾。
2011年6月29日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