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七日,星期六,天气多云,空气依然清爽。下午四点三十八分,独自一人来到了位于兰州大学榆中校区西侧的翠英山。仰望着,山,树,云.,人.....一种压抑在我的心中滋生......
  在最近的日子里,我的生活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枯燥,索然无味。当每天的太阳依旧东升西落,当每天的云彩飞来飞去,当每天的我茫茫无为......我的心情却一次次地跌进了人生的低谷——我该怎么办......
  踏在前进的路,这被称为云梯的东西,就在脚下,超过七十五度的倾斜,构成了以后总畏惧,让人望而生畏......在前进的路上,没有荆棘,因此也没有鲜花;没有坎坷,因此也没有哭泣......只有我一个人,在路上,默默前行......只有一个孤独的灵魂,陪伴着一颗孤独的心;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和我,一直相随。抬眼望去,一片是荒凉,纵然有青草相伴,何处有芬芳???
  我的人生走过去的时候,我或许会感叹,在青春最美好的日子里,我来到了西北,这个荒凉的地方,这个人生的流放地,这个情商的火葬场。在每一个人看来,我选择错了地方,我的性格,或许,更适合南方的繁华街市,南方的灯红酒绿,南方的纸醉金迷,南方的流岚霓虹,南方的小桥流水......甚至,有时候,我自己也在怀疑,我是不是真的选择错了地方!!!
  走到了云梯的一半以上,一块很不起眼的石块露了出来,在这个连一块小石子都找不到的土山上,这个石块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可怜的是这里连小石子都没有,所以它就显得“伟岸”“高大”得多了。当然这不是我想说的正题,而在它的上面,模模糊糊地刻着:“回心石”。我没有回头,因为我知道,无论我是出发,还是返回;无论我是上山,还是下山,我都不能回头,不可以,也绝对不能......­
  在高考考试之时,在填报志愿之时,在领取通知之时,我没有回头,因为那本来就是一个不能回头的路——既让选择了高考,就只能考的最好;既让选择了志愿,就不能三心二意;既让拿到了通知,就不能埋怨天地。在人生的尽头,我会是什么样子,我不会知道,因为我不曾回头......不回头,不回头,一番辛苦一番愁,一生痛楚一生流。难回头,难回头,万里江山,宇内无厘头,千里平阳,何处寻春秋?寻常日,无王侯,天下英雄,各属千秋;百姓家事难,万里有红筹。夜漫漫,路悠悠,千年泪,上心头......
  终于,五点二十一分,在云梯的尽头,我站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山头,山顶是空旷的,比高中的校园还要大几倍,周围的山是相连的,没有间隙,只有许许多多不可逾越的鸿沟。我突然想找个理由,为我的来到找个理由,我找到了一个——看日落。于是,我躺在山顶,在仰视着,白云流动的天空。山顶常常刮风,这山风,来自于山脚,却没有山脚的闷气,有一种西北特意留给我的气息,那种凛冽的气息,让我,无法用言语所形容。我清楚地明白,这是大自然的一种恩赐,它属于每一个人,但我固执地认为,它就是为我而生,因我而在。;在我没来的时候,它在等待,等待着,等待着......而今,西方布满了乌云,遮住了太阳,太阳尽力艰难地地抬头,露出一道道光芒。当然,我没有见到日落,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它而来,更不会为它而去。我徘徊,徘徊......­
  我在黑云彻底完成“特定使命”之前,匆匆地下了山,也说不上匆匆,因为我在回头石的地方停留了,我凝视着它,因为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正如天空的尽头,是天的开始;大海的尽头,是海的开始。因为无话可说,所以我说了许多.......
  在人生的尽头,我不会说一句话,因为我知道,在自己的尽头,是海。在我想每一个人时,我会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很普通,但是正是因为她的普通,所以我才会心动。十几年里,我一直过着高傲的日子,没有挫折,没有失败,即使是失败,也会被别人所遮盖,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谁,自己是对还是错。或许,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活着,这样无忧无虑的活着,没有无奈的结局;也或许,这本来就不是一个问题,是我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问题。
  在飘渺的日子里,我会心一笑,因为有一个人,会默默地支持我,在你的耳边,或许,就会有那种风吹的感动,那是一种花香问谁无人知的爱意,昨天每一切是荒诞,没有爱情,没有你,也没有我......
  千年之后,我们是一个人,因为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在我的未来,你是谁?????????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