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得及所需,所需即所得。我一直都相信这句话,在我没有发现自己失去和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其实,在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自己还是不懂自己到底要写什么东西,只是感觉自己好久都没有写东西了。在这些时候,我想过好多事情,但是还是无法将它们归结到一起。
开头,自己写了改了又改,写了又写,最终还是这样写了,当一次次修改开头的时候,我想起了高中语文老师说,一个好的文章的开头,就代表了这个文章的内涵所在和精神实质。然后,我就开始书写各种开始,最终,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开始上。和更多的人一样,我会抱怨我并不灿烂的开始,即使那也是自己经过当时的“深思熟虑”的。历史不是一个闭合的圆,有些时候也是一个曲线,甚至是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在我们正常的漫长的人生历程中,我们也抹去了棱角,简化了计算,试图求出人生的轨线,然后一次次的修正,最终还是偏离的更远,走到了函数自变量的尽头。
现在想想,自己的确没有一个好的开始,几乎所有事情,在还没有开始前就已经扼杀,有些是我自己亲手扼杀的,有些是被别人,有意或者无意的,消灭了。生活中有太多的念想,二十多个年头,随着环境和认知的改变,几乎每天自己都在想着新的和以前没有想的事情,然后被自己否定,然后把自己否定了。有些时候还是很积极的,有些时候我看到别人消极,自己就会说真是不可理喻的一件事情,生活如此美好,消极怎么能长久存在呢,然后我也开始进入一种介于“母体”和现实的境地,直到那个可恶的火车司机的到来,以为能走出这个牢笼。不了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方向,然后停留在原地。
时光这东西,很多人都有过描述,我也记得不太清晰了。当很忙碌的时候,很少人说道时光,最多会抱怨时间过得这么快,诸如此类的东西。然后当我们闲下来,然后便又了时光。马克思说物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我想,在与不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存在,它又有什么作用和影响呢?对于时光,我还是想说说一二的,时光这东西,往往被同义成时间、日子、岁月等,然后它却并没有那么矫情,它就是那样存在着,等着我们留意。时光,对,它就是时光,它是什么?在我看来,它应该是以时间或者其他为度量衡的过程中所存在的物的集合以及这些物之间的相互作用,这里的物,包括了马克思的物,还包括了那些以以意志为转移的物。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光,仅仅是一中的代名词,它所包含的,从物来说,是一个物的生成、发展和消亡的过程;从空间来说,是一个空间内变化、发展的关系。
学者,如今之学者,必然不同于往日。从自己的见解上看,学者,为己也。这是二者相同的地方。无论是什么时代的学习,都是从自己的利弊而选择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不是我的气魄,古人也没有这种气魄。任何学术,都是在吃饱喝足的情况下,经过对经历和他人经历的总结升华而产生的。古人学习,为的是出人头地,或者是出仕为官;今人学习,为的是金钱地位,或者是权势关系。我们不能妄自菲薄,就说今人不如古人,非也。无论是为了什么,只要是从自我出发的,都是一概而论的。马克思认为,至今为止,人类社会依旧处于商品社会阶段。什么是商品社会?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人的价值体现是依靠对现有社会秩序和发展的维护上的作用。
写至此,无文可写,然后停于斯。
2011年6月26日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